QQ理财咨询
吴丕义[基金经理]
小美[理财助理]
小周[理财助理]

中技系坍塌 旗下3家上市公司被证监会调查

作者:夏晓柏  日期:2015-1-3 16:04:22  阅读数:  网友评论:

中技系旗下3家上市公司被立案调查


作为中技系旗下上市公司之一,恒立实业(000622.SZ)终究还是未能独善其身。

继ST成城(600247.SH)和*ST国恒(000594.SZ)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恒立实业(000622.SZ)6月12日也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据媒体报道,中技系掌舵人、中技实业董事长成清波今年5月被上海公安局经侦部门拘捕,原因是其涉嫌上海优道投资的非法集资项目。

一位接近恒立实业的资本市场人士透露:“恒立被查,或涉及优道投资的‘资金黑洞’。此前,中技系控制的*ST国创已承认参与了为优道投资‘走账’,而恒立对此一直保持沉默;此外,傲盛霞持有的其中4800万股恒立股份,2013年底质押作为债务担保,在中技系资金链将断裂的背景下,或存在较大问题,这些事项,恒立均未进行公告。”

而在恒立多事之秋,各相关方则极力撇清关系:3位独立董事闪电辞职,岳阳市国资委紧急撤离。而二股东华阳控股却在加速争夺恒立实业的控制权。

4亿募资去向不明

早在3月13日晚,*ST国创(原名国创能源)承认参与了优道投资募集资金,且未履行审批手续;而ST成城则承认募集资金存在存入和转出的事实,但是否认使用过任何与优道投资有关的募集资金。

据悉,上海优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优盈系列一共发行了3个产品,涉及三家上市公司:“优盈1号·国创能源定增投资基金”,共发行两期,募集5.6亿元;“优盈2号·博元投资定增投资基金”,发行了一期,募资规模1.5亿元;“优盈3号·岳阳恒立定增投资基金”,募资规模4亿元。

上述接近公司的人士透露,“与恒立有关的优盈3号于2013年8月6日开始发售,信托期限是12个月,预期最高收益是13%,认购门槛是50万,由深圳市华阳经融信融资担保公司为有限合伙客户提供本金及收益差额补足担保。产品最后发行还不错,去年8月就已经打款结束,但此后这笔钱却不知去向。”

而事实上,去年恒立实业增资溇水公司以及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的定增方案并未获得证监会批复,彼时该方案预计募集资金42.73亿元。

但对于上述事项,公司没有任何公告提及,一直保持沉默。同时,在其财务报表中,也未见上述资金进出痕迹。

恒立实业2013年报显示,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入为零,流出也仅1940万。此外货币资金总额为2.24亿,但这些资金是去年股权分置改革引入的股东所赠与的货币资金。

上述接近恒立实业人士称,其信披违规可能还与珠海洲际航运的债务担保有关。据他透露,此前,中技系与深圳利明泰股权投资基金存在债务纠纷,后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将傲盛霞持有的恒立实业4800万法人股质押给后者,为洲际航运的债务提供担保。

“目前,中技系资金链濒临崩溃,一旦还不起相关债务,傲盛霞质押的4800万股恒立实业股票可能会被冻结。届时,公司股权结构将有变化,对于这些事项,恒立实业既未进行公告,也未进行风险提示。”该人士分析道。

华阳控股趁乱夺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本次立案调查之前,恒立实业股价即大幅异动,先知先觉的资金已趁机逃离。自5月23日开始,公司股价连拉9连阳,股价从4.27元大涨至5.59元,然而6月初,股价却突然连续暴跌,短短几天又跌回原点。

在此期间,华泰证券劳动西路营业部相关资金4次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合计共减持240万股,并同时通过二级市场卖出399万,折合约73万股,两者合计共313万股。

“对比公司一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情况,这个持股量和岳阳市国资委最为接近。而且恒立最新公告的新一届董事会已无岳阳市国资代表。”沪上一位私募经理认为岳阳市国资委已经撤离。

此外,6月13日恒立实业公告的新一届董事会班子中,三个独立董事已全部变更:此前公司的独立董事分别为李伟德、吴战箎和刘定华,三人任期均未到期即离职,其中刘定华任期到2014年9月为止,而李伟德和吴战箎则均为去年10月才当选的。

“虽说独董是花瓶,上市公司无事时可装点门面,但一旦公司出事,独董也是要担责任的,所以出事时独董们往往避之不及。”上述私募经理指出。

在岳阳国资逃离,独董辞职回避的情况下,原公司二股东华阳控股则趁乱强化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加速抢班夺权步伐。

在上届董事会中,华阳控股已基本掌控了上市公司董事会,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华阳方占3席,其中刘炬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庆杰任副总,吕友帮任董事。

而新一届董事会变更后,岳阳国资委代表贾双彬退出,又新增了一个华阳控股方的代表施梁,施现任华阳控股董事长,至此华阳控股在董事会中占据4席,已牢牢把控恒立实业。


“这也给恒立日后的重组埋下了伏笔。”上述私募经理表示,华阳控股本来就是恒立实业的潜在重组方,只是因傲盛霞背后中技系的强势,华阳控股进来后一直在资产重组方面进展迟缓,此次成清波出事及恒立实业被查,或为华阳控股进阶大股东的良机。

.

成清波往事还原:从乡村教师到资本狂人彭小东

“我对他谈不上很深印象,总觉得他是一个谜。”6月16日,成清波被拘捕的消息传出后,一位与成清波有过正面接触的资本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现年52岁的成清波,是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华南资本圈赫赫有名的资本狂人。

回溯成清波的近三十年的经历,充满了神秘色彩。二十年前,成清波还是“山城”湖北恩施的一位数学老师;但在十年前,进入资本市场的成清波已经有数十亿元身家,在华南资本圈声名鹊起;如今,这位“狂人”掌握的资本帝国又面临崩盘,黯淡谢幕。

接近成清波的人士说,成清波如果真的被拘捕,那么由其实际控制或与之紧密相连的多家上市公司都可能受到牵连。

乡村教师掌控三家上市公司

湖北恩施鹤峰一中,这里的很多学生可能还不知道,去年胡润富豪榜上的成清波在20年前还是他们学校的数学老师。此前,成还在鹤峰县下坪乡中学、县师范学校教授数学。

然而成清波并不满足于现状,开始通过考研走出大山,并最终获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硕士学位。毕业后,32岁的他来到深圳市蛇口招商局工作,后进入当时知名的上市公司——深圳市金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担任财务经理。

“干了一段时间,我觉得给别人赚钱没什么意思,还是要给自己赚钱,所以就出来了。”成清波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又回到北京注册一家文化公司,开始编纂《中国房地产市场年鉴》,赚了不少钱。

成清波还涉足商业地产,并在制造业、房地产、文化产业、互联网等多个领域打拼。最终,这位会计学专业的毕业生,在离校十年后成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优秀校友,以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成为该校深圳校友会的副会长。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昔日的乡村教师开始以“资本狂人”的形象进入人们的视野。以中技系为主体,成清波旗下资产包括商业地产、电力、铁路等数十个板块,曾一度控制ST成城(600247.SZ)、*ST国恒(000594.SZ)、四维控股(现改名*ST国创600145.SH)等多家上市公司。

成清波也因此多次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2013年他以63亿元的身家排名第314位。

“表面上文质彬彬,但我感觉确实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前述资本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据媒体报道,成清波的主要运作模式是,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后大讲资本故事,并向上市公司溢价高增发注入盈利质量低下的资产,由此既转移了经营风险又实现了套利。

但是,目前这些公司都麻烦不断,且都指向了幕后控制人成清波。

资本狂人:不愿放手控制权

成清波被捕后,关于这位资本狂人对上市公司的“隐形掌控”又引起人们关注。

据了解,成清波虽然纵横资本市场多年,但为人低调,很少接受公开采访。他此前控制*ST国恒的事实还是在今年五月才得以曝光的。

*ST国恒董事会5月26日发布了三份隐秘的协议,指责泰兴力元涉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侵犯上市公司独立运营。这三份协议同时曝光,成清波曾一度控制*ST国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成清波此前仍不肯放手*ST国恒的控制权。当年,他是出于无奈,无法向新扬子江支付欠款,所以将其持有*ST国恒的18047万股股权质押给了任元林控制的泰兴力元。

据泰兴力元方面透露,他们此前认为这是一笔不错的信贷,因为国恒当时股权的质押率很低,而且又有“民营铁路第一股”的概念。当时规定的信托产品期限是2年,至2012年1月22日到期,但从2011年12月20日起,深圳中技开始违约逾期不支付到期利息和本金。随后,当时负责该信托产品的国联信托在2012年2月27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质押的“国恒铁路”股票。

“但是非常遗憾,整整拖了一年半,泰兴力元通过各种途径,都没办法把这个股权划过来。为什么?这里面成清波就起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一位了解当时交易情况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成清波在资本市场上有着很大能量。

该人士透露,成清波其实不愿意放弃*ST国恒的控制权,当时向任元林方面提出了回购股票的要求。由此,任元林控制的新扬子造船与深圳国恒、深圳中技及深圳中技的实际控制人成清波签订了《股票回购协议》。

“我见过成清波,给人的感觉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上述知情人士说,成清波由此获得了泰兴力元方面的信任。随后又追加签订了《股票回购协议之补充协议》、《委托管理协议》。

但这三份协议却成了日后重组的“拦路虎”。5月26日晚间,董事会刊发协议全文,控诉大股东泰兴力元涉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侵犯上市公司独立运营等八大“罪状”。

此后半个月内,泰兴力元接到了天津证监局的警示函及深交所的关注函、监管函。


在最新的公告中,泰兴力元方面表态称,该公司在签订相关协议时尚未成为*ST国恒股东,并不是信息披露义务人;而在2014年1月15日取得*ST国恒股票时,实质上协议对方已经丧失了对国恒铁路的股票回购权和受托管理权。

.

中技系的膨胀与衰落:祸起房地产?

成清波掌控的“中技系”,正以超出想象的步伐逐步迈向悬崖。

6月11日晚,恒立实业(000622.SZ)公告,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这已是中技系染指的上市公司中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第三家,市场对中技系的关注度也随之升温。

5月22日、5月23日,ST成城(600247.SH,前身为物华股份)、*ST国恒(000594.SZ)分别公告,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未按期披露年报,证监会对公司立案调查。

另一家被中技系参股的上市公司*ST国创(600145.SH),在遭到数度减持后,中技系持股第二位。

上市公司被调查背后,中技系正陷入非法集资、违规担保、巨额债务等多重漩涡的真相也随之涌出,且牵连甚广。

“深圳中技长期以来资金紧张,一直与民间资金靠得很紧,融资成本高企、现金流紧张、投资项目不断扩张构成了他们一种不健康的运作体系。”一位曾与深圳中技系打过交道的深圳房地产资本圈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

十二年兴衰路

从“黄金时代”到“劣迹斑斑”,中技系用了十二年。

中技系的根基为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技实业”),成立于1996年4月,董事长为成清波,注册资本从起初的100万元升至后来的5.07亿元。

首个被中技系揽入手的上市公司是ST成城。2002年到2013年,中技实业以9257万元获得物华股份(ST成城前身)21.57%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07年上述股权接触限制后,成清波通过抛售3000万股套现2.5亿元。目前,中技实业以8.99%的股权比例为第一大股东。

类似的故事发生在*ST国恒身上。2004年5月,深圳市国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恒实业”) 斥资3.42亿元受让内蒙古宏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5.78%股份成为国恒铁路二股东,并逐渐成为实际控制人。据了解,国恒实业为中技系关联公司。2006年8月,中技实业以4186万元现金及承担8.46亿债务的代价从广东罗定市政府手中收购到罗定—春湾铁路产权,短短3个月后,中技实业又以4.11亿元的价格收购中技铁路旗下的罗定铁路59%股权售予*ST国恒,净赚3.86亿元。

在2014年1月,国恒实业持有的*ST国恒股权被强制卖给泰兴市力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兴力元”),成清波控制权旁落。

2008年,与中技实业关联公司深圳益峰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益峰源”)受让四维控股第二大股东重庆轻纺控股的股权,成功入主了第三家上市公司四维控股(*ST国创前身)。截至最新,益峰源持股3.44%为公司二股东。

第四家上市公司为2011年濒临退市边缘的*ST恒立(恒立实业前身),中技实业通过关联方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傲盛霞”)借款给恒立实业,继而通过债转股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尽管傲盛霞此前被冻结的1600万股股份被深圳罗湖区法院公开拍卖,但最终这一股份被深圳金清华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拍得,同属中技实业关联方。

祸起房地产项目

根据最新情况,上述四家公司都深陷不同的危机之中。

ST成城和*ST国恒正处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阶段,还有半个月时间,若上述两家公司未能在6月30日前披露年报,公司将会被暂停上市。

*ST国恒方面,则自爆9亿元募集资金“失踪”,市场猜测这与其实际控制人背后的的成清波不无关系。

ST成城和*ST国创也在此前备受质疑。媒体报道称,在*ST国创及ST成城定增未实施的情况下,基金管理人上海优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募集的相关定增基金资金,有十数亿元经过两家上市公司账户流向中技系及成清波。

分析人士认为,中技系数次危机的爆发,在于其极不健康的运作模式。

“我在三四年前和他们公司有过接触,当时他们也需要融资,但我们不认可他们这种模式,所以就没有展开合作。”前述深圳房地产资本圈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技系的危机并不是一时而为。

他所指的不健康模式是,“深圳中技和民间资金走得特别近,他们的资金成本高,高负债和流动率不足导致现金流紧张、还不上债,而加速地扩张、高成本消耗净资产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实际上在三四年前他们的资金就很紧。”


该人士指出,除了民间资金外,中技实业通过拿到上市公司平台融资有两个优势,第一是本身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套现,方便资本运作,第二,他们通过上市公司这个渠道有条件去对接一些主流的金融机构以方便融资。“但是拆东墙补西墙,最终连累到旗下多家上市公司。”该人士称。

其所指的“主流金融机构”,包括国内一系列商业银行、信托公司。2011年前后,中技系通过国联信托、中航信托等信托公司,合计融资22亿元左右,其中约14亿元来自国联信托,期限均为两年。其中一款规模为7亿元的信托用于中技实业天津铜锣湾项目开发。上述所涉信托产品均已违约。

从2013年成清波接受媒体采访所表示来看,其资金危机起于天津铜锣湾项目。资料显示,该项目总投资20亿元,总占地面积8万多平方米

“实际上,不只是房地产业务,他们其他业务都存在模式运作的问题。”前述深圳房地产资本圈人士补充


  上一篇: 股票便宜的判定标准 加入收藏夹 下一篇: 李迅雷:A股行情没结束 前期是牛市调整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 15亿基金申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