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开放二胎与中国的自我意识

作者:网络来源  日期:2015-12-22 16:43:12  阅读数:  网友评论:
中国聚焦
包淳亮
    经过有识之士多年的呼吁,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终于寿终正寝。按照许多相关人士的期望,很快中国就会转而全面奖助二胎,并且完全放开生育管制。计划生育机关还是会有事做,以前负责盯着不让生,以后可以改成哄人去生。公务员不久之后恐怕会受到压力,要求“增产报国”,并且升迁之途或许还将与此相关。
一胎化时代的整个中华民族的自我意识是非常暗淡的,一言以蔽之,即所谓“逆向种族主义”。这个民族既然已到要被“开除球籍”的地步,少生甚至不生,当然不只是一种政策指向,甚至变成一种道德情怀。经济凋敝造成整个民族的心灵破败至此,只能用时代的悲剧来形容。
大约从八年前的“大国崛起”系列纪录片,与北京奥运开始,中国人才算恢复了点“正常”,越来越是其是、非其非,正眼看自己、正眼看世界。如今发展又到更高的水准,开始对世界进行“顶层设计”了。许多人一辈子与鲁迅与柏杨,潜规则与负能量打交道,脑袋根本转不过来。
结束一胎化,既是经济发展的要求,其实也是新的时代精神、新的自我意识产生后的结果。中国人“值得”存活在世界上,甚至可以对世界有“贡献”,因此中国人可以再多一点,至少不应该越来越少。更甚者,如同越来越多学者放眼2050年、2100年,没有稳定的人口数量,不远将来超过美国之后,未必就能长期、持续的担当世界头号大国。
如果决策圈没有想要长期、持续担当世界头号大国的自我意识,人口政策的调整未必如此急促。计划生育单位如果没有这种意识,就难以掌握计划生育部门当前的工作目标与未来的责任。
目前美国每年出生约400万人,并接受约100万移民,也就是每个年龄层约有500万人。美国过去七八十年每年出生的人口就是三四百万,过去半个世纪每年接受移民约百万,因此这是个相当稳定的数字。而印度现在每年都还出生两千多万,并且预期未来数十年每年也还将出生两千多万。
相对来说,中国在1929年出生500万,到1945年破1000万,1962年破2000万,之后有数年达到2600万到2800万,然后开始一胎化,从90年代初开始就多在1600万上下,甚至已出现过1100来万的。倘若生育率未能提高,下一个世代中国每年出生人口就必将降至1000万之下,本世纪中叶极可能重新降至500万以下。
500万对于日本、俄罗斯可能还相当有震撼力,但已不过是美国、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等的水准,与印度差距悬殊。就算中国届时人均收入与美国相当,但作为一个文明国家,与西方、非洲、伊斯兰世界、基督教世界等几个大文明范畴相比,人口若仅仅只是三分之一、五分之一,中国恐怕就未必会感到自在,至少当面对西方大家庭,就仍难免感到孤家寡人、矮人一截。
因此人口又不只是一国的问题,还是联盟的问题。欧洲穆斯林人口上升与眼前的难民危机,固然是众所周知,美国如何看待拉美移民,也是近年持续不断的话题。一些地缘政治学者如卡普兰,认为美国的长期地位得靠大力整合墨西哥;亨廷顿、布热津斯基等都曾指出美国拉住拉丁美洲与欧洲、甚至俄罗斯等泛基督教文明的重要性。文明的前途最终取决于人,甚至就取决于人口数量,这是很粗暴但又很强烈的现实。
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不仅得加速提倡生育,还得想清楚最重要的周边何在。无论从人种、语言、宗教、地缘亲近性等来说,中国能够真正水乳交融的地区,还是只有东亚而已,且这也呈现为大量的东亚跨国婚姻与跨国劳工,影响着许多国家的人口组成与经济发展,因此中国甚至也应该为整个东亚的人口前景操心。目前东亚地区的生育率普遍走低,长此以往,欧洲当前的内外危机也难免将在东亚发生。
放开二胎是为了中国的百年大计,东亚的整合也是中国的百年大计。与一带一路其他地区的关系,对中国呈现出高度的工具性意义,但与东亚周边的关系,将影响中国的自我定义。当中国与其他东亚国家产生荣辱与共的意识,一个堪与“北美”或“西方”相提并论的地缘政治板块才算真正出现。“我们”可以是“东亚人”。或许在东亚人还没醒悟之前,美国人口统计局就会先认识到这一点。

  上一篇: 2015年结束进入倒计时 基金年终规模战使出撒手锏 加入收藏夹 下一篇: 产品备案五大变化,私募盼更多指引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 15亿基金申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