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船王任元林 控制的5家上市公司

作者:21世纪网  日期:2014-6-1 1:04:48  阅读数:  网友评论:

2014年5月24日,*ST霞客公告,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贷款额6.6亿元。

2014年5月27日,深圳保千里拟30亿借壳中达股份

同日,*ST国恒举报大股东泰兴力元涉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侵犯上市公司独立运营等八大“罪状”。

这三家上市公司背后,实则站着第一大民营船厂扬子江船业掌门任元林

.

任元林,扬子江船业董事长,上榜2013年全球航运界最具影响力华人。

*ST霞客仅是任元林资本版图的一角。

在最近几个月时间里,任元林和他的扬子江船业相继接盘了*ST中达和*ST国恒,而通过复杂的股权关系任元林实际上还掌控者中泰桥梁,加上新加坡上市的扬子江船业,任元林暗筑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城邦。

船王的影子

2014年以来,*ST霞客遭遇了重组失败、高管离职、业绩巨亏等一系列风波,不过在风波之外,*ST霞客的控制权之争更加引人关注。

根据*ST霞客的股权结构,中基矿业持有13.71%股权为第一大股东,陈建忠持有8.58%位列第二大股东。

但中基矿业虽然是第一大股东却将公司控制权让与陈建忠,而种种迹象表明,被推上实控人位置的陈建忠对此并无留恋,两年以来多次减持,正在加速“退隐”。

21世纪网经过调查梳理发现,*ST霞客背后还站着第一大民营船厂扬子江船业掌门任元林。

中基矿业与*ST霞客的关系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

2007年底,江阴长江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江投资集团)持有*ST霞客455万股,占比4.52%,位列其第四大股东(2008年底长江投资集团将这部分股权卖出)。

当时长江投资集团持有中基矿业75%股权,2009年3月,长江投资集团将其持有的中基矿业股权转让给楚健健、黄锴、任元林三个自然人。

转让完成后,中基矿业股东结构变成楚健健持股40%,黄锴持股25%,任元林持股10%,江阴泽舟投资持股25%。

而江阴泽舟投资的背后则站着扬子江船业,江阴泽舟投资法定代表人王礼曼的另一个身份扬子江船业副总经理。

2009年6月,*ST霞客定增,中基矿业以1.08亿元资金买入*ST霞客2100万股(占总股本10.44%),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在此次增发公告中,中基矿业称这次定增仅为投资行为,中基矿业不参与上市公司的经营和管理,仅向*ST霞客董事会提名了两名董事楚健健先生和王东先生。其中楚健健为中基矿业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王东为扬子江船业副总经理。

2011年3月开始,中基矿业及其一致行动人任元林通过配股及公开交易系统在二级市场买入股票的方式,共买入霞客环保3.37%股权,如此一来,中基矿业及其一致行动人任元林共持有*ST霞客13.81%股份,超过陈建忠成为*ST霞客第一大股东。

不过,令人颇为不解的是,在中基矿业历时3年的“上位”的过程中,作为一手将*ST霞客运作上市的操盘手,陈建忠不仅毫无动作,将大股东位置拱手让人,而且还让出了上市公司董事长之位,并开始大笔减持。

2012年9月,此前一直担任*ST霞客独立董事职位的孙银龙被选举为新一任董事长,陈建忠则退位成为总经理。

2013年3月,陈建忠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累计814.86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3.39%。

2014年2月,在*ST霞客业绩快报刚刚发布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陈建忠又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386.3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1.61%,陈建忠同时承诺连续六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出售的股份将低于公司股份总数的5%,显然去意已绝。

在陈建忠退隐过程中,扬子江一系的话语权则在增强,2013年5月,汪瑞敏被选举为*ST霞客董事,21世纪网注意到,汪的另一个身份为扬子江船业风控审计部长。

通过这几次减持陈建忠还持有*ST霞客8.58%,中基矿业持有13.81%股权坐稳了第一大股东之位。

接盘两*ST公司

*ST霞客仅是任元林资本版图的一角,在最近几个月时间里,任元林和扬子江船业相继接盘了*ST中达(现摘帽为中达股份)和*ST国恒

去年10月15日,*ST中达及其三家关联企业的破产重整方案获得通过,成为江苏省首例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

在当地政府协调下,任元林开始介入*ST中达的重整计划。

2013年11月7日,任元林旗下扬子江船业和*ST中达控股股东申达集团签订了重整合作协议。

2013年12月2日,*ST中达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由江阴市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凤凰投资)作为公司破产重整的重整方。

2014年1月30日,*ST中达发布《关于公司股权司法划转完成的公告》。根据公告,*ST中达1月24日收到无锡中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将企业管理人破产企业财产处置专户中1.4亿股股份划转到金凤凰投资、任元林、王东和刘平的名下,价格为2.1元/股,耗资2.94亿元。

根据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资料显示,金凤凰投资为任元林和王东合资100%持股的泰兴市力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泰兴力元)的全资子公司;而刘平为扬子江船业的管理人员。因此,金凤凰投资、任元林、王东和刘平构成的一致行动人。

重整之后,金凤凰投资持有*ST中达60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70%;任元林持有*ST中达364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06%;王东持有*ST中达156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74%;刘平持有*ST中达28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13%;四者合计共持有*ST中达1.4亿股,占比15.63%,扬子江一系成为仅次于大股东申达集团的1.43亿股的第二大股东。

在耗资2.94亿元受让*ST中达1.4亿股后,任元林开始积极筹划相关资产重组计划。

3月18日,*ST中达宣布收购常州中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权,涉足锂电池隔膜行业;5月14日,因重整完成,*ST中达摘帽为中达股份;5月27日,中达股份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将向控股股东申达集团出售全部资产、负债与业务,并且向5名对象发行股份购买保千里100%股权,预估值不超过30亿元,迅速卖壳。

而在重整*ST中达之前,任元林旗下的泰兴力元还成了民营铁路第一股*ST国恒的大股东。

1月15日,*ST国恒出现巨量大宗成交。据盘后的大宗交易信息显示,*ST国恒当日以1.72元的价格成交了18047.02万股,占该股总股本的12.11%,成交总额高达3.1亿元。

在*ST国恒的股东名单中,唯有大股东深圳国恒具备如此实力。当时就有分析认为,*ST国恒这笔1.8亿股的巨额大单或来自主大股东深圳国恒,而停牌的重大事项就是股权易主。

果不其然,仅过了一天时间,谜底便揭晓。1月16日,*ST国恒公告表示,由于公司原第一大股东深圳国恒所持公司股份被强制卖出,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为泰兴力元。

不过,泰兴力元方面将接盘*ST国恒解释为一种无奈之举。“他把股权质押给我们了,他还不出来,我们就把这个股权通过法院的途径拿过来了”。

在一份21世纪网获得的《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 》中,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与国联信托发行了多款投向深圳中技的信托计划,在担保措施一项中明确列明,“借款人以持有的18047万股国恒铁路的限售流通股提供质押担保,追加深圳中技法定代表人成清波个人连带责任。”

江苏新扬子造船有限公司为扬子江船业旗下最大的两家子公司之一,《说明书》中质押担保的18047万股与大宗交易成交的股数也刚好相符。

.

暗控中泰桥梁

除了染指以上几家上市公司,任元林和扬子江船业的一系列关联公司还是中泰桥梁的实际控制人。


扬子江船业对中泰桥梁的投资早在2005年就已开始。

2005年5月10日,金泰有限(中泰桥梁前身)的五家持股公司将持有的82.35%金泰有限股权全转让给中铁山桥集团和江苏扬子江船厂(扬子江船业前身)。其中,江苏扬子江船厂受让47.35%,成为金泰有限第一大股东。

不过很快,扬子江船厂就将控股权让出。

2005年8月25日,扬子江船厂将其持有的中泰有限(金泰有限更名)12.35%的股权计1130.02万元出资额转让给环宇投资。

2006年5月16日,扬子江船厂将其持有的中泰有限35%股权转让给江阴泽舟投资。

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泽舟投资与环宇投资有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环宇投资则以持股44.84%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2年3月中泰桥梁上市之时,前两大股东分别为环宇投资45.65%、泽舟投资13.48%,而中泰桥梁董事长陈禹持有环宇投资43.49%股权为中泰桥梁实际控制人。

经过几次股权变更后,目前环宇投资持有中泰桥梁34.20%股权,恒元地产持有中泰桥梁1799.85万股,占其总股本的5.79%,泽舟投资持有中泰桥梁816.4万股,占其总股本的2.63%。

其中恒元地产已经为扬子江船业的全资子公司。

2月27日扬子江船业发布公告称,为配合集团业务多元发展,并朝地产与物业进军,以人民币3亿元代价完全收购江苏恒元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

而通过环宇投资、泽舟投资两家公司的股权结构,21世纪网发现,中泰桥梁实际上已经被扬子江系所控制。

根据中泰桥梁财报资料,环宇投资由陈禹出资1243万元,占比43.49%;王礼曼出资539 万元,占比18.86%;陈丽亚出资486万元,占比17.00%。

泽舟投资由王礼曼、陈丽亚出资设立,其中王礼曼出资5200 万元,占比52%,陈丽亚出资4800万元,占比48%。前文所述王礼曼的另一个身份扬子江船业副总经理。

依此计算,陈禹通过环宇投资持有中泰桥梁14.78%股权,王礼曼、陈丽亚通过环宇投资持有中泰桥梁12.26%股权,加上泽舟投资、恒元地产的股份,扬子江一系共持有中泰桥梁20.68%股份,成为其实际上的第一大股东。

船王的资本局

*ST霞客、中达股份、*ST国恒、中泰桥梁,短短几年时间内,任元林暗筑了一个庞大的资本城邦。

“这几家公司的盘子都比较小,扬子江的资产足够能支撑。”浙江一位投行人士对21世纪网表示。

21世纪网梳理发现,*ST霞客、中达股份、*ST国恒、中泰桥梁这几家上市公司市值都不超过30亿元,扬子江进入这些公司所付出的代价也都比较小,*ST霞客为1亿多,中达股份2.94亿,*ST国恒3.1亿,中泰桥梁则更少。

 

而扬子江船业已经成为中国目前最大的民营造船厂,2007年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3年年报总资产为432亿元,全年盈利达31亿元。其中,任元林持有扬子江船业26.18%股权,为第一大股东,王东持有10.29%股份。

“任还是很低调的。”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在进入这些上市公司时,第一不谋求控股权,第二,伺机进行资本运作。

在2009年进入*ST霞客,中基矿业称这次定增仅为投资行为,中基矿业不参与上市公司的经营和管理。

长期以来,中基矿业虽是第一大股东却将公司控制权让与第二大股东陈建忠,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中泰桥梁上。

重整*ST中达,任元林明确表示不以持有*ST中达控制权为目的,也不会成为*ST中达第一大股东。

唯一例外就是*ST国恒,但任元林将其解释为“被动”接盘。

不过,与操盘5家上市公司所不相称的是任资本运作能力一直未能得到体现。

中基矿业曾想将其旗下的矿产公司——内蒙古双利矿业有限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但一直未能成行。

2013年底,第二次重组失败后,*ST霞客遭遇了业绩巨亏、高管离职、股东减持等一系列风波,截至5月24日,*ST霞客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贷款额6.6亿元,陷入退市危机。

中泰桥梁2012年上市后便出现业绩变脸,由盈利4487万元变成亏损6282万元,2013年初,中泰桥梁也出现了股东减持、高管辞职现象。

而在拿下民营铁路第一股*ST国恒后,任元林试图对其展开重组,但现实却是一地鸡毛。

先是*ST国恒董事会否决泰兴力元提名董事、重整公司以及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等全部提案全部提案;之后,*ST国恒更是举报泰兴力元涉嫌内幕交易、虚假陈述侵犯上市公司独立运营等八大“罪状”。

在船王任元林与“扬子江系”的运作下,上述上市公司能否翻盘?


  上一篇: 七大资产管理行业 规模高达30万亿元 加入收藏夹 下一篇: 李迅雷:A股行情没结束 前期是牛市调整  

相关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列表...
评论表单加载中...
  • 15亿基金申购